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云南侦探 > 昆明侦探 >

昆明私家调查|出轨后,才知道老婆是超级富二代

昆明私家调查|出轨后,才知道老婆是超级富二代

那时候他们还不是夫妻,甚至,彼此间都不认识。

 

那是葛亮记不清第几次陪客户了,他酒量一般,隔段时间就要借口跑洗手间吐一轮。 

 

饭店装修得有点园林风,洗手间外廊边有个小亭子,安静又隐蔽。

 

葛亮想过去坐一会醒醒酒,刚走两步就发现亭子的角落里已经有人了,是一男一女。 

 

女人很年轻,也很漂亮,右眼角下边有一颗泪痣,特别打眼,男人却上年纪了,看清他的脸时,葛亮微微吃了一惊。 

 

因为老男人是本城很有名望的一个企业家,报纸上三五不时都能见到的那种,对外的形象一直跟爱家勤俭、有爱心这些联系在一起。 

 

老男人突然将女人搂进了怀里,声音也有些激动地拔高了,他说:“以后你有啥难处尽管说,毕竟咱们…… ”

 

女人突然把话打断了,接下来两人又细细碎碎地说了些话就走了,葛亮头还有点懵懵的,倒回洗手间又吐了一回。 

 

第二天醒过来时,头痛得很,偏偏还要早起上班。

 

路上他无意间看见一张印着老男人照片的旧报纸,他扫了一眼,提到了他爱家庭。

 

如果是以前,葛亮会很羡慕这样的男人,事业成功,家庭美满。 

 

但葛亮想到了昨晚老男人对女人的失态,他对外的那些伟岸光辉的形象顿时被打得稀碎。

 

是啊,谁不会演戏呢,有些人演得高明些罢了。

 

他慢慢涌出一丝不耻,但脑子里却闪过那颗泪痣,连同亭子里那昏黄的灯光一起跌进了他的记忆里。 

 

那个时候,葛亮只当自己不小心窥见了一个体面人袍子底下藏的腌臜,多了一份对这个世界嘲笑的理由而已。 

 

后来,葛亮换了份工作,新领导是个中年大妈,熟了之后领导就暴露了她作为一个中年妇女的一大爱好:做媒。 

 

她说要替他找个好姑娘,还强调姑娘真的很好。 

 

葛亮自然是感恩戴德地接受了。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年,他早学会了领导的好意无论是啥也不要拒绝,对方失了面子,自己也未必讨得到好。

 

图片

 

见面那天,对方迟到了。

 

葛亮看着时间想,再给十分钟,前十分钟是给女生的体面,这十分钟是给领导的面子,再多的他就不愿意了。 

 

就在葛亮准备走时,对方来了,只一眼,葛亮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颗泪痣,是那晚那个女人! 

 

她自我介绍说叫钟雨,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很抱歉,又主动说这顿饭她请。 

 

如果葛亮对她没有意思,那么借此答应也算给了彼此一个不合适的信号,但他下意识就说:

 

“别,第一次见面哪有让姑娘家请的,你别跟我争,我可不想回去被我领导削,说我不像个男人!”

 

钟雨也没坚持,只是笑了笑说:“陈姨哪有那么吓人。”

 

陈,是葛亮领导的姓,她叫她姨,一般叫女人“姐”都不好说熟不熟,可“姨”这个辈份都不一样了,她俩关系应该不差。

 

葛亮这么想着,人已经体贴地替钟雨拉开了凳子,他庆幸自己为了表示对领导做媒的重视,挑了家比较上档次的餐厅。

 

落座后就说了些基本情况,葛亮的情况没啥特殊的,外省过来念大学的,就这么留下了。

 

老家在县城里还过得去,到城里就没眼看了,所以他正在苦哈哈地奋斗着。 

 

见他说话风趣,钟雨扑哧笑了,那颗泪痣就随着眼角的笑荡漾起来,格外好看,葛亮觉得自己心跳都有些快速。 

 

葛亮有意跟钟雨拉近距离,就找着话题跟她聊天。 

 

期间说到家里人,他说妈妈爱看偶像剧,一把年纪了还会为了角色哭哭唧唧,钟雨的神情就有些落寞,她有些羡慕地说:“真好。”

 

葛亮以为她想她妈妈了,就顺嘴问了一句,谁知道钟雨诧异地问他:“你不知道么?”

 

葛亮很懵:“知道啥?”

 

“陈姨没告诉你,我家里人都不在了?我现在就光棍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哈哈!”

 

她说得好像很轻松,但葛亮能从她的笑里体会到孤独和不易,他有些心疼。

 

他努力回想领导的话,的确,她没有提到过半点对方的家庭情况,只说人很好,现在想来,钟雨的好是吃了很多苦头才得来的吧?

上一篇:昆明侦探公司|女儿的婚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