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昆明侦探 > 昆明侦探 >

昆明市私家侦探|我想告父亲重婚,逼小三退钱

昆明市私家侦探|我想告父亲重婚,逼小三退钱
我是 1989 年的,做父亲也有三年多。大概介绍下情况:我父母都是 1965 年生人, 90 年代初做生意有些积累。2002 年那时候的新厂房造好以后,我爸爸就是拿着菜刀要杀死我妈妈,殴打她等等。从那以后一直至今,他们两个是完全分居的状态。从 2008 年开始,就是我和妈妈住在宅基地,他在宅基地外两公里的厂房内和小三一起住。以前的小三中也有一个和他公开同居过,是在 2005~2011 年。现在这个小三是 2009~至今,这个小三是 85 年的,恐怕瞎子也知道她就是要钱。
我爸爸从 2014 年开始做传销,至今花去三百多万。做传销以后,以前的生意交给了小三做,大约在 2019 年就败光。目前厂房全部出租,一年租金 60 多万,而我爸爸的外债已知道的有 350 万,当前已经有两个债权人的 249 万走完了二审判决,其中一笔 21 万的明天开始强制执行。(他就是不还钱,做空厂房。他本人没有房产,就是给小三买房子,只写她们的名字。)
我父母分居将近 20 年了,这些年,我妈妈没有得到过,也没要求过他给一分钱,甚至在 2016 年底我妈妈查出宫颈癌中晚期,也是村委会和法律遗弃罪等逼着他带她去看病,小三更是嚣张地说“凭什么拿我挣的钱去给她看病”。他们两个根本没有任何实际的婚姻存在了,正常人都清楚。
从今年 2 月至今,我一直都在劝说我妈妈授权给我,起诉小三追回财产然后诉讼分割厂房甚至离婚。但是,哪怕我已经掌握了多笔我爸爸给小三钱的流水以及其他证据,我妈妈就是不愿意授权给我,离婚更是她不能接受的,她只要这个男人回到她身边,其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她甚至把小三当做大功臣,任凭小三把生意、钱全部卷光——甚至以后我爸爸迫于还债压力拆迁厂房,卖掉厂房的钱。
我爸爸这些年几乎没把我当做儿子过,一共就在 2014 年给我买了一辆车,大概花了 20 万,直到 2020 年才过户给我,还有就是结婚办酒,生女儿办酒。所谓的亲戚朋友的小礼也没有给过我一分钱,在我结婚的时候,小三花枝招展,在外迎亲会友,我妈妈沉默不语,害怕惊恐。
今年我因为没有权利,也没有办法和我妈妈沟通,已经陆续找过村委会、妇联、房屋征收办、派出所、非诉讼机构等,但是任凭他们怎么和她讲道理,她就是无动于衷,什么也不做。
或许有人会说我贪钱,那我要问,小三的贪怎么就是他们嘴里的有本事,而我就是没本事?谁都知道,不是我不行,是我妈妈不行,甚至她自己不行,还要让我不行。我活了三十多年,我妈妈没有对我说过一句好,一句辛苦,却总是说其他孩子辛苦。我不到十岁就被我妈妈拉着出去找爸爸,至于这些年为她做的,我也不想多说,但是我问心无愧,我为她所做的事情绝对不比哪个孝顺儿子做的更少。
妇联主席通过一个半小时的对话,很清楚她的模样,对我说,你妈妈封建愚昧软弱无能,她和你爸爸是天生一对。她甚至对司法所律师说,“子女到底能不能帮妈妈离婚?”其他机构单位的人除了对我表示同情,就是对我说父母是没办法选择的,让我放下。他们也都承认,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故事。不夸张地说,我遇到的是全国罕见的家庭问题。
可是我怎么能放下,我这个爸爸和这个小三大概率还有两个私生子,要我等到这个女人卷走全部,把两个私生子再放到我那个宅基地,搞得我自己连一个甚至半个宅基地都没有吗?我无路可退。
我心甘情愿接受不如强者的失败,或者尝试以后自己无能的失败,但我无法忍受输给一个嚣张狂妄至极甚至威胁我三岁女儿人身安全的小三。她的长相,十个男人九个说丑,她的能力就是花钱,至于她真的有什么能力,在我看来就是小我爸 20 岁,出现的时机好,还有遇到我这个非正常的妈妈这样的原配,换谁来都可以卷走全部。
我尝试着在网上找类似的故事和解决方式,但一直找不到。
今年 7 月我在抖音发了我爸爸和小三威胁我们的文字的两张截图,也有六百多万次的播放量,下面评论几乎都是清一色的说要用法律武器给予我这个爸爸和小三还击。但是不行,我妈妈根本不会给我这样的权利。我只有告他重婚罪公诉的权利罢了,而重婚罪的潜在证人,他们也只是要拿回自己借给他的钱,还不至于告他重婚罪。
在给你写邮件之前,我唯一想到的最后的机会就是找到苏州地区的媒体,通过媒体的力量倒逼政府参与到我这样绝无仅有的家庭矛盾中来,让我妈妈授权给我。但这其实也只是我的幻想,除非鉴定出她有精神疾病,否则永远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机构,授权给我她的权利。
昆明市私家侦探,还是麻烦您能给我一些策略和方法,而不是让我放下所谓的执念。我无路可退,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有些仇恨,不得不报。二三十年了,我一定得解决掉这个枷锁,没有谁会期待一个因为他人埋下的恶果的侵蚀和毁灭。
上一篇:云南侦探|找对象,要趁早 下一篇:昆明私家侦探排名-私家侦探收费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