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昆明侦探 > 昆明侦探 >

云南调查公司|他退圈,我没想到

云南调查公司|他退圈,我没想到
再次提起任贤齐,竟然要仰仗某种偶然。
 
个人微纪录片《任贤齐的音乐故事》低调上线了,在铺天盖地的信息角落里,它微弱地闪了闪光,这需要多么了不起的巧合才能将其捕捉。
 
大概每个「过气」的明星,都感受过这时光的无情。
 
他们用音乐或影像,陪伴了一代人的成长,然后在时代的变迁下黯然退却,独自面临一场悄无声息的集体遗忘。
任贤齐的故事,因为草根而格外亲民,正如我们一直对他的称呼--小齐。
 
大学二年级时,喜欢音乐的他组建了人生第一支乐队,因为买不起吉他,又不好意思向父母开口,于是他卖身抵债,成为了凤凰乐器的打工仔。
 
白天他赤着膊干体力活,晚上衣服一穿就变视觉系摇滚青年,长长的头发,铆钉的衣裤,叮哐的配饰,加上性格外向,很会来事儿,他很快成为了大学区最受欢迎的校园DJ。那时候大学里都很流行举办演唱会,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火,工程师们就会把他当成徒弟一样带,教他如何打灯光、调音箱...在这里,他学到了很多演唱会幕后的知识。
 
如果遇到明星们来校表演,他总是格外积极地拎上家伙就去现场调试,运气不错的话,还会被主办方邀请去暖暖场。
 
一来二去,很多唱片公司的人都觉得这小伙子不错,快毕业时,他顺利加入了新格唱片公司,一年之内气势汹汹连发三张唱片,毫无水花。
 
小公司,预算低,请不起大咖制作人,更没有明星前辈帮自己撑场,因此宣传的时候常常碰壁,节目里唱歌也没他的份,只能憋在角落里不知道干嘛。
 
1990年,公司为他接拍了电视剧《意难忘》,被赶鸭子上架的他意外走红,还被像模像样地称为「新生代八点档小生」。
 
有了名气就能卖专辑,任贤齐美美地打着曲线救国的算盘,然而,入伍当兵的年纪很快就到了。
 
1994年,退伍归来的他面对现实,原地傻眼,人气凉了,公司也凉了,老板把全部资产打包卖给了滚石唱片。
 
桌子五套,歌手一个--任贤齐。
滚石很大,周华健、赵传、伍佰、张震岳、林忆莲...两百多名实力派歌手星光熠熠。
 
任贤齐很小,往那一站常被问:「你是来送快递的吗?」
 
巴望着出专辑的时间里,任贤齐是个乐呵呵的打工人,按部就班做好公司分配的任务,儿童节目、动物节目、考古节目…哪里没人去,哪里就有他。
 
空闲的时候,他便会跑到音乐人小虫身边晃悠,帮他买杂志、订盒饭...甘当跑腿小助手。
 
做事勤快,待人诚恳,笑起来丑憨丑憨,小虫对他印象颇好。
那时候每年年末,公司都会列一张解约名单,任贤齐毫无例外都会上榜,他们觉得这个歌手好像还不错,又好像没啥用,小虫每次都力排众议把他留下,他对任贤齐说,我对你有想法。
 
任贤齐嘚瑟到不行,回头就跟好朋友胡瓜讲:「小虫说他对我有想法诶!」
 
胡瓜白了他一眼:「两年前他也这样对我说,我到现在一张唱片也没发过。」
 
任贤齐心里一凉,果然,小虫前脚刚把他留住,转身就把他忘了,一晾就是3年。
 
那段日子,没什么钱的他一直跟好友九孔住在楼顶的廉价铁皮房里,失意的俩人常说说心事,推杯换盏之间,尽是梦碎的声音。
云南调查公司
1996年,任贤齐的合约快到期了,即便不被解约,也要拍屁股走人,小虫这才想起来,还欠这小伙子一张专辑。
 
去美国录音的档期里,他带上了任贤齐,录音室的墙上,贴满了白金唱片的海报,迈克尔·杰克逊、麦当娜...
 
任贤齐既羡慕又自卑,这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小虫依旧很忙,在美国火速处理完事情后,又风风火火返回了台北,只留下任贤齐独自在录音室找感觉。
 
云里雾里中,他在滚石的第一张专辑《依靠》出炉了,只卖了16万张,成绩在去留的边缘摇摇晃晃。

 
上一篇:昆明侦探:男和女越轨的概率是50%,不论谁高谁 下一篇:云南侦探|为什么越来越难喜欢上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