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云南侦探 > 新闻资讯 >

云南侦探公司|她要告老公婚内的侵犯

云南侦探公司|她要告老公婚内的侵犯

一大早,刘婷爸妈急忙往张家赶,一路惴惴不安。

 

是亲家公打来的电话,说刘婷要造反,他们劝不动,让老两口去一趟。还说先别打给刘婷,到了再说。

 

一个“造反”引发了老两口千百种想象,是闺女怀了孩子要打掉,还是外头有人要私奔?俩人越想越心慌,下车时左脚勾右脚,险些栽了。

 

摁响门铃,老两口一踏进门,刘婷吃了一惊:“爸,妈,你们怎么来了?”一个眼刀飞向张坤,“是你叫我爸妈来的?”

 

“是我。”张爸在沙发椅上正襟危坐,声音粗重,脸色铁青:“亲家,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把你们叫来的。刘婷不听劝,我们的话不管用,你们自己来问她吧!”

 

刘妈喉咙发紧:“怎么,你俩咋了?出什么事了?”

 

 

 

一阵静默。

 

张坤瞟了刘婷一眼,气鼓鼓道:“刘婷她,她要告我婚内强J!”

 

“啥?”像一瓢冷水浇进热油里,瞬间炸了锅。刘爸刘妈同时窜起身。

 

“是,我就是要告你婚内强J!怎么了?我冤枉你了吗?”

 

 

 

就在上周六晚,张坤又一次对刘婷故技重施,用了强。只是这一次比前两次更狠更粗暴。

 

当时,面对刘婷一个义正言辞的“滚”字,张坤嗤笑:“滚?咱俩是夫妻,你要我滚。刘婷,我劝你别矫情过了头,我都解释过了,那次我真是陪人应酬,我没想到他们会招嫖,还给我也叫了一个。可是我也没碰啊,你不能老揪着这事儿不放吧,我他妈都在沙发上睡了两个月了!”

 

招嫖那事儿到底怎么个前因后果,是他不想碰还是遭遇突袭扫黄来不及碰,刘婷已经无从追究。她没有对张坤斩立决,没有提离婚,没有告知两方家长,已经算给他面子了。她不过是需要一段时间冷静。可张坤却恶魔附体,对刘婷来硬的。

 

张坤口出恶语:“我他妈是你男人,你凭什么不让我碰?我看你根本不是因为上次那事儿,你是外面有人了,对不对?要不然这都俩月了,你他妈什么火气不消了?”

 

 

2

 

一阵狂风骤雨似的发泄之后,刘婷的肩膀,脖子,脸颊,胳膊上,不同程度地留下了张坤施暴的证据。刘婷从窒息中一点点醒来,睁眼后的她,世界崩塌,信念全无,对这婚姻最后的一丝留恋也荡然无存。她眼神空洞,心如死灰,从牙缝间狠狠地吐字儿:“我要告你!我要告你婚内强J!”

 

张坤本来没当回事儿,结果隔天真看到她在网上咨询律师,律师很快从专业角度给她否了,说目前国内关于婚内强J的判决甚少,正常婚姻续存期间是没有这一说的,除非特定情况下。刘婷又问如果起诉家暴要怎么取证……

 

“亲家,你说说,这像话吗?”婆婆直抹泪:“那件事张坤也跟我们解释了,我们也找他同事问过,确实不关他的事啊!你说刘婷她怎么就非得钻牛角尖呢?这种事居然找律师咨询……丢不丢人呀?”

 

 

 

刘爸刘妈从震惊中回转过来。刘妈讪讪地问:“啥……啥叫婚内强J呀?夫妻之间,还有什么强J不强J的?刘婷,张坤可是你丈夫啊!”

 

“丈夫怎么了?丈夫就能违背妻子意愿,强行发生关系吗?”

 

刘妈一时哑口无言。在她的认知里,女人能为了床上这点儿事儿闹这么大动静,本身就够惊世骇俗了。她畏缩的目光暴露出了内心的震惊、尴尬以及羞惭。

 

而刘婷对这羞怯卑微充满自责的目光,并不陌生。她从小到大就被母亲告知诸事当以男人为主,好女人就要从一而终。周边的人也默认了这种不平等的夫妻关系。男人再浑女人都得忍,女人犯一点错,就活该被人泼粪浸猪笼。刘婷觉得,这一刻,她在母亲眼里一定是疯了吧!

 

她瞟了一眼张坤,他的眼中透出一种胜券在握的得意。

 

从一开始发现刘婷在咨询律师,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放低姿态道歉求和,而是冷嘲热讽:“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吧!多大点儿事儿你要告我?你只要不傻,就知道根本没戏。咱俩这情形,跟婚内强J还有家暴都不沾边儿。”

 

他嘴上不惧,可是看刘婷不断地查资料,还对着伤痕左拍右拍,心里又有点发毛,就干脆请出各家爸妈来替自己解围撑腰。

 

 

 

“胡闹!”刘爸虎着脸说:“夫妻之间,说‘强J’,你也不害臊!我看你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儿找事儿!张坤是你丈夫,你俩同房那不是天经地义吗?你让他睡俩月沙发,你还有理了?我都替你脸红。”刘爸跺脚以示威严,又粗咳一声,加重语气,“跟你公婆赔个罪,跟张坤好好过日子,这事儿就算了,别想一出是一出。你丢的不是你自己的脸,是我的脸!”

 

“是啊丫头,听你爸的别闹了,跟张坤好好过日子。妈活了一辈子,还没听过哪个女人因为这个要告自家男人的呢?传出去闹笑话,我跟你爸可怎么做人……”

 

“刘婷。”公公语气缓和了一些:“张坤性子急,让你不痛快,确实是他不对。我也已经说了他了。但这件事也不完全是他一个人的错啊!年轻人,气血方刚的,你让他睡沙发算怎么回事儿?还一睡就是两个月。夫妻间要相互体谅,家和万事兴嘛,任性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婆婆接茬:“不是我说你啊刘婷,天气这么凉,客厅里到处窜风,你让张坤睡沙发,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3

 

刘婷的胸腔一点一点膨胀,血液在五脏和大脑间迅速奔涌。她眼角的淤青,脖子上的抓痕,胳膊上的伤,被所有人选择性地忽视了。在家族脸面和世俗眼光面前,婚姻框架下的罪行根本不值一提,丈夫对妻子、强者对弱者的侵犯与欺压,被归类为一般的夫妻矛盾与摩擦。

 

上一篇:云南侦探调查|一个漂亮女人开挂的全过程 下一篇:昆明侦探公司|一场很疼很疼的婚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