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昆明侦探 > 新闻资讯 >

昆明婚外情调查|前夫和情夫

昆明婚外情调查|前夫和情夫

公司年会包了县城里最好酒店的最大包间,卫娜和一帮同事聚在后台,一边化妆一边说笑。大家都打趣,这回公司是下血本儿了吧。

 

以往的年会特别敷衍,就是公司会议室布置一番,挂几条彩带,放两个音响,能唱的唱两句,不能唱的就坐着看,最后再抽几个红包算完。

 

这回玩大发了,不光换了场地,领导更是早早就开始在公司抓壮丁:“平时摸鱼刷小视频可来劲了,现在给你们机会,每个部门都得出个正儿八经的节目。”

 

就这样,卫娜作为会计室唯一一个不老古板的女人,自然就扛起了财务部的那面大旗。

 

 

 

化妆盘头发换衣服,一溜准备工作结束后,卫娜领着财务部新来的几个小鲜肉,欢欢喜喜地奔前台去了。

 

跳的是最近抖音上风很大的那首《天竺少女》,除了C位的卫娜之外,其他几个都是反串,穿着露肚皮的裙装,戴着面纱和夸张的耳环,音乐一响,面纱一摘,台下一片爆笑。

 

这节目把整场晚会推向了高潮,人人都说卫娜鬼主意多,反串的点子就是她想出来的。

 

 

 

众人都在讨论那几个新人时,只有乔海东的一双眼珠子暗戳戳挂在卫娜身上。然后忍着身体某个部位的胀热,他不动声色地走出包间,站到后楼梯处一边抽烟一边打电话。

 

老婆嗓门很大,语气也不好:“怎么了?”

 

乔海东看着远处的霓虹灯:“今天估计要闹到很晚,等下结束了还得夜宵,可能得后半夜了,太迟的话我就在公司睡,明天还得盘账。”

 

老婆“哦”了一声,表示知道,然后就挂了电话,乔海东愣了几秒钟,掐灭烟头,又往包间里走去,嘴角重新漾起笑意。

 

为即将到来的良宵。

 

 

2

 

年会一点多才结束,果不其然,年轻人都意犹未尽,闹着要一起吃夜宵。

 

乔海东笑着问另外几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员工,都说撑不住了,乔海东也顺势喊累:“我也得回家了,你们去吧,吃多少明天报销。”

 

说完,乔海东朝卫娜看了一眼。

 

卫娜瞬间就领会到了其中的精髓,笑盈盈地说她也不吃了:“减肥呢,不能胡吃海塞。”

 

随后乔海东说顺道送卫娜回家,俩人便脱离了大部队,一块儿往停车场去了。

 

 

 

酒店是乔海东早就订好的,比较偏,也比较新。

 

一进房间,乔海东就猴急地把卫娜拉进怀里一顿啃,两只手也没闲着,先脱卫娜的,再脱自己的,空调没开也不觉得冷。

 

俩人洗了鸳鸯浴,在卫生间来了一次,乔海东觉得没够,又抱着卫娜到床上来了一次,他一边做一边赤裸裸表白:“可把我想死了,刚才在台上,你那眼神都能把我魂儿勾走。”

 

卫娜迎合着,享受着,娇笑着,脑子却是清醒的。

 

想来是她办离婚的这段日子乔海东素了太久,在床上的表现特别出彩,有好几次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怎么说也不能趁这时候泼冷水吧,反正是最后一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海东终于累趴了,就那么耷拉在卫娜身上,出气多,进气少。

 

卫娜推推他,然后起身去卫生间冲澡,再出来时,已经穿戴整齐,连大衣扣子都扣好了。昏昏欲睡的乔海东一下从床上弹起来,不顾自己还赤身裸体:“你要走?”

 

卫娜点头,坐到床边换鞋:“嗯,现在女儿跟我单过,我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

 

乔海东愣住,想挽留,又没底气说。卫娜说的不错,离婚大战落下帷幕,她现在成了单亲妈妈,没有婆婆帮她看顾孩子,大半夜的是不能把一个才八岁的孩子单独放在家里。

 

乔海东愣怔的工夫,卫娜已经换好鞋,站到了门边:“我走了……那个……还有个事儿跟你说一声,这是咱俩最后一次,以后就各自好好过日子吧。”

 

不等乔海东回话,卫娜就闪出了门外,留给乔海东的只是门被关上的脆响。

 

乔海东赤条条坐在床上,思考卫娜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想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卫娜这是把前夫踹了,紧接着又要把他这个情夫给蹬了呀!

 

 

3

 

四年前,乔海东调到现单位当一个小领导,分管财务,和卫娜这个现金会计的交集比较多。有一回俩人出外勤,路上卫娜接了个电话,随后脸就垮了下来,干什么都心不在焉的样子。

 

当时俩人在一个客户单位等人家的领导在拨款单上签字,正百无聊赖,乔海东就问卫娜是不是有急事。

 

卫娜也没藏着掖着,带着哭腔说女儿突发高热惊厥,婆婆一个人在医院顾不过来。

 

乔海东一听,立马从卫娜手里拿过单据,叫她赶紧去医院:“我批的假,去吧,没事。”

 

卫娜一脸感激,冲着乔海东鞠好几个躬。等到女儿稳定后,卫娜在手机上看到乔海东发来的信息,问孩子怎么样了,需不需要帮忙。

 

那一刻,卫娜有种想哭的冲动。

 

 

 

卫娜和老公分居两地很久了,老公一直公派外地工作,一年回家的次数不过两三趟,把老妈和女儿以及一堆人情关系都丢给卫娜。

 

卫娜一个女人,要上班,要照顾婆婆和女儿,还要应酬亲戚朋友之间的关系,难免有烦躁的时候,次数多了,她会给老公打电话,俩人隔着屏幕吵一顿,最后还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这次俩人又因为一件小事冷战了很久,乔海东的这句关心,一下子瓦解了卫娜强撑的坚强。

 

那之后,卫娜和乔海东的关系就近了很多,俩人谈论的重点也从公事变成了私事。

 

在得知卫娜的家庭情况后,乔海东一边夸她是个好女人,一边和她分享自己的糟心事,以此让卫娜明白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从而找平衡。

 

有好几次,乔海东还明里暗里的给卫娜放水,让她躲过全员加班的劫,这些事,卫娜全都记在心里,一直想着要找机会报答乔海东。

 

 

 

不久后,卫娜和乔海东又一起出外勤,那时正好年中盘账,俩人在客户公司得盯好几天,每天中午饭都是在外面吃的。

 

有一天中午,俩人正吃着饭呢,卫娜提起乔海东给她的那些便利,感动上头,当即问乔海东有什么需要的,她必定努力办成。

 

乔海东倒是不扭捏,当场就表达了他对卫娜的喜欢,还特意强调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

 

卫娜握着筷子的手一抖,脸刷的就红了,嘴上却镇定着岔开话题,说家里有两瓶好酒,回头拎给乔海东,又顺道请了几天假,说要去外地探亲。

 

第二天,卫娜就坐上了飞往老公所在城市的飞机。

 

她需要用实际行动来敲醒自己。

 

 

4

 

只可惜卫娜的千里寻夫并没能拉她回头。她在老公的单身公寓里发现了陌生女人的痕迹,还有那种小两口过日子的气息,当她看到阳台上飘着的女式内衣和床头抽屉里的避孕套时,提着的心反而落了地。

 

她又马不停蹄买了回程机票。登机前,她把拍下的照片发给老公,然后附上一句话:以后你玩你的,我玩我的,谁都别管谁,其他事情还照旧。

 

她说的照旧,是说老公的收入依然要划归她的银行卡,她也依然要负责老人孩子的衣食住行和一切人情往来,不一样的只是他们再不用为对方保持忠诚,肉体和心灵都是。

 

人到中年,事业家庭都稳定,卫娜不愿意伤筋动骨,谁的日子不是得过且过呢。了不起就是两口子的床上都睡着一个外人而已,她又不是找不到,乔海东就是现成的人选。

 

 

 

飞机落地后开机,老公只回了一个嗯字,卫娜扯扯嘴角,拿出手机给乔海东打电话。

 

那之后,卫娜和乔海东就变成了情人关系。俩人一睡就是三年多,除去已婚身份外,其他一切都还算契合。

 

三年多里,乔海东给卫娜批了无数次假条,让她处理私事,卫娜也懂事的很,公司里是正经同事,公司外变身磨人的小妖精,给乔海东疏解在家里受的气。

 

这样的妙人,乔海东越看越爱。

 

只是这样和谐的状态并没能持续太长时间。两个月前,卫娜无意间发现她老公竟然有了私生子,震惊愤怒之后,她一口咬定要离婚。

 

她不愿意伤筋动骨,不代表她会委曲求全,男人在外面连孩子都生了,这种婚姻再得过且过下去也没意思。

 

 

 

拉锯战并不轻松,前后扯皮了一个多月,终于以卫娜分得大半财产和女儿的抚养权为终结。

 

知道卫娜恢复自由身,乔海东偷着乐了好几天,虽然以前也没人管他俩,但睡一个拖家带口的有夫之妇和睡一个有钱有颜的单身女人,感觉总归是不一样的。

 

所以他用了点小特权,把年会升级了一下下,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整夜不回家。

 

结果没想到睡是睡了,却不是他想象的那种睡,更要命的是,听卫娜那意思,以后还都没得睡了,他哪里肯答应?

 

 

5

 

反应过来的乔海东立刻穿戴整齐出门追卫娜,可哪里还有她的影子,最后他只好气呼呼地坐在大堂里,缓了好一会儿才去车库。

 

原本以为的春宵一刻,还真的只是一刻。卫娜走了,这酒店他自己一个人住着有个屁的意思。

 

回到家,乔海东蹑手蹑脚地冲了澡,又挨着老婆躺下。刚挨个边,睡得正香的老婆翻了个身,屁股朝着他。

 

借着窗外的残月,乔海东暗暗叹一口气,守着一个不解风情无欲无求的老婆这么多年,他好不容易才搭上卫娜这么个人间小天使,结果眼看着就要飞走了,他不甘心。

 

 

 

第二天,乔海东早早起床洗漱,然后开着车去了卫娜所住的小区蹲点。他总觉得卫娜突如其来的分手有猫腻,他想,别不是有了新人吧,他得看看去。

 

他到的时候,正好碰上卫娜领着女儿出门,母女俩说说笑笑,走到公交站台等车。

 

乔海东跟了公交车一路,看卫娜把女儿送到学校,自己又上了另一辆公交车,奔着公司去。一直到卫娜打卡完毕上楼,乔海东都没在她身边看见别的男人。

 

疑问越来越深,乔海东把卫娜堵在茶水间,问她什么意思,卫娜打着哈欠泡咖啡,一脸慵懒:“没意思啊,就是字面意思。”

 

乔海东觉得他快被逼疯了,压着声音吼:“好好的为什么?我们和以前一样不行吗?”

 

卫娜笑:“还怎么一样啊?以前我不是单身,现在我是了,不可能一样了。”

 

说安,卫娜扭着腰肢走了,留乔海东一个人抓狂。

 

 

 

接下来半个多月,乔海东觉得自己好像成了被失恋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变态,时不时想打开内网监控,看看卫娜的社交软件在聊些什么。

 

可他看了,也没看出什么玩意儿来,除了工作和学校的事,其他就是卫娜和闺蜜之间的调侃。

 

那天他实在受不了,下班时让卫娜留下来,说他不同意分手,卫娜说不同意也没用啊,我不想和你继续下去了。

 

乔海东脑子一热,甩给卫娜几张他们的合照:“你就不怕我把我们的事宣扬出去?”

 

卫娜伸脖子看了一眼,然后开始抠手指甲,抠了好一会儿,见乔海东没动静,她反问道:“你发不发?不发我就发了,顺便也给你老婆和岳父发一份儿,哦对,还有一些账目表格,老板的邮箱里应该也需要。”

 

瞬间,乔海东如同针扎的皮球,迅速瘪了下去。

 

卫娜起身离开,连余光都懒得分给乔海东。

 

 

6

 

当初前夫出轨,她气愤,恼怒,却并不想一拍两散。无论是为了维持幸福家庭的假象,还是用给女儿保留一个完整家庭做借口,她都需要咬着牙忍下来。

 

可人前隐忍,人后必定就要发泄,她能想到的发泄方式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样的情况下,她急需一个和她一起还击前夫背叛婚姻的人。乔海东无疑是最佳人选,深情,又不会影响彼此的家庭,成年人世界的潜规则他们都心知肚明。

 

原本以为就这样醉生梦死一辈子也挺好的,可她没想到前夫会背着她在外面生孩子。

 

离婚拉锯战那段日子,她身心疲惫,有几回她给乔海东发信息,想要些安慰,可乔海东不是说在家里不方便就是叫她等一等,换个地方再说。有一次她等了大半夜,乔海东给她回信息时已经快日出了,回过来一个暧昧不明的笑脸,还暗戳戳说某个地方想她想的憋醒了。

 

那一刻,她仿佛被人抽了一个大耳刮子,瞬间清醒,原来她所认为的深情,压根儿屁都不是。

 

她煎熬的时候,乔海东睡得比谁都香,甚至还装了满脑子的有色废料来调侃她,这让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剥光了衣服在羞辱,和前夫在外生孩子给她的羞辱不相上下。

 

 

 

回想过去的三年,乔海东是给她批了很多假条。可也就这一条她占了便宜,其余所有事,她还是自己一手包揽,他除了嘴上心疼她,并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不光如此,乔海东还利用她现金会计的身份,拉她替自己做假账,公费报销时,乔海东总会多出些乱七八糟的名目,她问过几次,乔海东说这羊毛他不薅自有别人薅,她也就不再多问。

 

如今想起来,她分明成了乔海东的枪手。

 

她又去留心打听了乔海东和老婆的关系,并不像乔海东说的那样,长期被老婆压榨。实际上他是入赘的,就连调到这个公司,都还是走了岳父的关系。

 

一边享受老婆娘家带来的福利,一边在外诋毁老婆,这样的男人又能有多好?她还上赶着?

 

 

 

乔海东永远都不会知道,在卫娜脱了一层皮,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和他划清界限。

 

那时卫娜已经全部想明白,从前她找乔海东,为报复,为在单位里有个人罩着自己,为请假时能有些便利,而乔海东找她,大概率也只是图她的色,图偷情的刺激,图身体的欢愉。

 

彼时他们是平等的,各自有所图,又都有家庭,滚几回床单缓解生理需求,互不影响对方的正常生活。可卫娜离婚后,他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了。

 

如今她是单身,比乔海东高级多了,她可以光明正大地谈恋爱,可以找更好的男人。起码找一个她发信息能秒回的男人,压根儿就不用偷偷摸摸,和别人共享了。

 

昆明婚外情调查无论是前夫还是情夫,都不值得她再多看一眼,年会那晚的春宵一刻,只是她送给乔海东最后的念想。

上一篇:昆明侦探事务所|在金钱和情欲里到底有多厉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