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厦门新邦私家侦探公司 > 私家侦探 >

新婚当晚,我尝到了嫁富二代的苦果【厦门市私

新婚当晚,我尝到了嫁富二代的苦果【厦门市私家侦探】新婚之夜,余世谦明明白白地告诉林清秋,他徒有一副男儿的身子,却行不了夫妻之事。彼时,夜深人静,红烛摇曳。婚礼的酒席早已散场,余世谦进屋,让丫鬟们都出去,然后挑下林清秋的红盖头,端详着她姣好的容颜,深深叹息一声,主动说出了实情:十几岁时,他就无意中发现,自己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林清秋没想到余世谦一进门就说这个,这可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也是他们的第一次会面。原本紧张局促的林清秋,张口结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面前这个男子,二十出头的年纪,身材颀长,儒雅清俊,正是清秋想象中夫君的模样。

 
而余家又是洛城的大户,做着绸缎、茶叶、桐油的生意,富甲一方。能嫁给余家大少爷余世谦为妻,多少人艳羡,多少人嫉妒,说清秋真是上辈子的造化。嫁人前夕,母亲、嫂嫂,以及伺候她的陈妈,明里暗里给她讲了很多夫妻相处之道,清秋已经懵懵懂懂地知道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了。羞涩着,好奇着,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余世谦看林清秋满脸通红,垂头不语,便脱掉新郎的长衫,在她身边坐下,带着几分痛苦的神情说:“现在说这个,对你太过残忍,但我又不想骗你。其实,我本是不愿意娶亲的,可是你家生意上遭了难,需要借余家的势,你爹爹主动提出,要把你……许配给我,而我呢,年龄也不小了,再一味拒绝,估计别人该怀疑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你,也会全力帮扶你们林家!”
话说到这份儿上,林清秋也不再害羞了,她直视着他,大胆地问:“你这病没法治吗?”余世谦摇头:“我偷偷去外地找了好几家郎中,都说是娘胎里带来的,没得治!”清秋怔了下,又小声问:“那你父母知道吗?”余世谦意味深长地笑笑:“除了你我,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也不能让别人知道!”清秋愣了下,很快明白余世谦是什么意思。除了余夫人,余世谦的父亲余淮还有四房姨太太,深宅大院,利益纷争,自然有一群人想在背后抓他的把柄呢。如果有人知道余世谦的暗疾,那他在余家怕是就没法立足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可是,”林清秋嗫嚅着,“以后怎么办呢?将来……他们早晚会怀疑的。”林清秋的意思是他们已经成亲了,婚后她如果迟迟不孕,早晚会被人察觉。余世谦沉吟了会儿,闷闷地说:“走一步说一步吧,父亲刚让我掌管家里的生意,这个时候还顾不上许多。”
是啊,又能怎么办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向来女子嫁人,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新婚之夜见面,夫君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何况,在爹娘眼里,娇艳秀丽的女儿只不过是一枚棋子。能和余家攀上亲,别说余世谦有暗疾,就是缺胳膊少腿抽大烟或者是个命不久矣的肺痨,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把她嫁过来。想到这儿,林清秋把被子铺开,柔声对余世谦道:“我知道了,咱们已经是夫妻,同心同德荣辱与共,我不会出去乱说的。你早点儿歇息吧!”说完,她自己先和衣躺下,端了一整天,这会儿松懈下来,顿时感觉困乏疲惫。余世谦看着她愣了会儿,便也挨着清秋躺下。但他很快背转身子,沉沉睡去。
 
新婚之夜,林清秋听着余世谦轻微的鼾声,久未成眠。林清秋在余家的新生活开始了。从新婚之夜,她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这一生,名义上有夫君相伴,实际上却注定要独守空房。所以,她必须从一开始就要意志坚定,心如止水。除了这个秘而不宣的遗憾,日子倒也不错。余世谦是余家唯一的嫡子,且已经掌管生意,作为大少奶奶,林清秋在余府的地位受人瞩目,举足轻重。余夫人非常宠爱疼惜这个儿媳,下人们见了清秋,自然也是毕恭毕敬的。就连余淮的几房姨太太,不管背地里怎么样,表面上对林清秋,也是殷勤巴结极尽讨好的。锦衣玉食、仆从成群,人人尊崇。而且,余家的生意做得好,是真的殷实富足。不像清秋家,只有一副空架子,爹爹又好赌,清秋是在娘的眼泪和叹息中长大的。
 
这样的安逸无忧,让清秋觉得,就这么过一辈子也不错。而余世谦,对她也是极好。日里从铺子忙完回家,会给清秋带来各种各样的物件:花色素雅的锦缎、精致小巧的发簪、味美可口的点心。两个人相处得也越来越和谐,在外人面前自觉扮演恩爱夫妻,回到房中则周到客气,晚上熄了灯,背向而眠,偶尔也会絮絮地闲聊几句。在众人眼里。余世谦温和沉稳,林清秋活泼明朗,一静一动,金童玉女,相得益彰。余府上上下下,都对小夫妻俩赞不绝口。尤其是余淮的三姨太白梅,每次见到林清秋,都要执她的手,东拉西扯,说上半天的话。夸她和余世谦郎才女貌,伉俪情深,真真是天生的一对。
 
也只有听到这样的话,林清秋的心里,才会慢慢升腾起惆怅和忧伤。那年秋天,余家老爷子余淮,娶了六姨太。一个比林清秋还小一岁的女孩,叫纤云。据说是个清白人家的女儿,父母去世后,硬被兄嫂给卖了。林清秋嫁进来半年多了,在下人们窃窃私语的议论中,在余世谦偶尔不满的抱怨中,已经隐约知道,余老爷子余淮,年轻时精明强悍,闯南走北,一心壮大家业,到老了,反而晚节不保。五十岁后,余淮突然对女人感兴趣起来。六年之间,接连纳了四房姨太太,均为清一色年轻水润的黄花大闺女。也就是说,除了于夫人和二姨太是早年间娶的,三姨太四姨太五姨太以及新入门的六姨太,都是短短几年内抬进门的。
六姨太纤云进门的那天晚上,余府张灯结彩,热闹欢腾。余世谦却早早回了房,他眉头紧锁,脸色阴沉,愤愤地说了句:“老头子越来越胡闹了!”林清秋知道,余淮现在彻底成了甩手掌柜,他把生意上的事统统推给了长子余世谦。厦门市私家侦探,则整日流连于几个姨太太房中,花天酒地,夜夜笙歌。
上一篇:厦门正规私家侦探 婚外情纠纷律师在青浦区拆迁 下一篇:厦门私家侦探【怎样】知道我妻子正确地外遇了